500書堂網 > 玄幻奇幻小說 > 異常覺醒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變成異獸的熟人

第五百七十二章 變成異獸的熟人
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像是有一團煙火在白解身前綻放,火焰嗖嗖地朝白解飛來。白解忙著急退,可后退的速度怎么比得過火焰飛來的速度,很快白解就被火焰追上,這些火焰一碰到白解的皮膚,就發生劇烈的爆散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”

    白解覺得自己整個人似乎迎面被無數子彈擊中,臉上、胸口、腿上,傳來鉆心的疼痛。整個人一瞬間半跪在了地上,不停地大口喘氣。

    “你不沒有修煉精神護甲?!”

    白解突然聽到時文軒驚訝的聲音。就連一旁的白如香,都驚詫地看著白解。

    精神護甲是精神系能力者最常用的秘術,這道秘術的作用只有一項,就是用精神力凝出一道可以防御其他能力者攻擊的護甲。因為精神系能力者天生精神力要比其他類系強大,所以精神護甲是精神系能力者最強大的秘術之一。

    可惜這么基礎的事情,白解卻一直都不知道,或許就是因為太基礎了,反而大家以為白解知道。

    “精神護甲那是什么東西?”白解抬起臉,臉色焦黑如炭,一張口就噴出一道濃煙。

    時文軒扶著腦袋,嘆氣地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這是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這種考核根本不需要我,你自己就可以來。”說完,他一臉無奈地看著白如香。

    白如香露出了尷尬的表情,“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,這次麻煩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時文軒搖著頭離開了測試場。

    白如香走到白解身前,向他掏出了手絹。

    “擦擦臉吧。”

    看著眼前沾滿了油污,五顏六色的手絹,白解果斷地拒絕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算了!你是怎么修煉到青星階小成的,竟然連精神護甲都沒有修煉?”

    “我”白解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再和我回去測試一次能力天賦吧,你的實戰測試我只能給你打不及格。”

    “不及格會影響到能力評定嗎?”白解問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,實戰測試只是看你能力掌握的程度,對能力評定沒有多大影響。”

    當然還有半句話白如香沒有說出來,實戰測試表現優秀的,可以獲得能力者協會的額外關注,進而有機會得到協會的大力培養。有許多原本默默無聞的年輕人,就是這樣成為了令人矚目的天才。顯然,白解目前并不屬于這一類人。

    時文軒的攻擊,看上去兇猛異常,實際上他下手非常有分寸。或許是估算好了白解的精神護甲能夠承受的攻擊強度,所以白解除了被弄得灰頭土臉,只不過皮膚上受到了一些輕微灼傷。

    回到二樓的天賦測試房,白解又測試了一次。這次結果卻和第一次有了較大不同。白解的天賦,穩定在圈級靠下的位置,堪堪要掉到零級去。白如香已經看出白解就是個能力者新手,于是她大筆一劃,給白解定在了圈級。然后將能力評級結果打印出來交給了白解。

    從能力者協會回木桃高中的路上,白解一直琢磨著,為什么自己兩次天賦測試的結果,會有那么大的變化。離開能力者協會的時候,白解問了白如香一下,結果白如香也不知道原因,說要是白解不放心,可以過一個月再來測試一下。白解記在了心上,還問她要了一張名片。名片上竟然寫著她是能力學高級研究員,以她才20多歲的年齡,這就是一個天才。

    回到木桃高中,隨著離學院會考的時間越來越臨近,處于高三的學生們都像打了雞血。圖書館爆滿,訓練房爆滿,對戰場爆滿,就連地下交易場,也比平日擁擠了許多。

    因為精神護甲的緣故,白解特意找了楚侍月來當他的特別老師。本來白解想找個專業的精神系老師,可那幾位精神系老師不是出差了,就是被人排滿了時間,輪也輪不到他,所以白解只能退而求其次找楚侍月幫忙。

    沒想到楚侍月對比精神系的老師,對精神系的了解絲毫不差,這讓白解有點小小意外。對她旁敲側擊一番,才知道,原來當初她和楚月一起上學的時候,各種能力系的基礎知識都被要求深入學習過。為此還在家ztè意請了不少大師來閉門教導。

    對比白二郎從小到大,都是些調皮搗蛋,逃學胡鬧的記憶,白解不由地感到汗顏。

    經過對楚侍月的分析,白解缺少的正是合適的觀想法。他雖然有著足夠強度的精神力,但卻沒有使用它們的方法。像精神護甲,就是任何一種觀想法都會有的最基礎秘術。每一種觀想法的精神護甲會有一點性質的不同,有些防御范圍較大,有些護甲強度較高,有些持續時間較長,這取決于觀想法本身的特性。按楚侍月所說,這個世界上沒有最完美的精神護甲,只有最合適的精神護甲。所以白解現在急需要的,就是選擇一種觀想法,來修煉出最合適他的精神護甲。

    白解從楚侍月手里現有的觀想法上看了一遍,都沒選到他最想要的。他最想要的是那種能夠完美發揮他精神力強度的觀想法。直到白解已經選好了一起參賽的隊員,他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觀想法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三,白解安排了隊伍人員碰面。他和路小風早早地來到了觀看狩獵的那堵城墻上。兩人大眼瞪著小眼,半晌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“你們好”突然響起的柔弱女聲,打破了此處的安靜。

    熊香菜也忽然驚住,愣神地看著他,一雙晶瑩的眼睛充滿了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這里有昨天的列車到達記錄,還有其他人的相關證詞,都證實了,你所乘坐的這趟星軌列車,明明是在凌晨到達的,根本不是你說的早上7點。對此,你有什么要解釋的?”威嚴男子凝聚了眼神,仿佛獵人一樣盯著熊香菜。

    熊香菜畢竟沒經歷過這種審訊,略顯干燥的嘴唇輕輕顫動了下,有些不知所措,半天沒有說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說吧,你到底在這次事件里扮演著什么角色?”威嚴男子露出了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熊香菜忽然醒悟過來,連連搖頭,大聲地說道:“我和花田枯萎的事情沒有任何關系!我什么都沒干!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沒干?!”威嚴男子忽然猛地拍響桌子,“那你剛才為什么要撒謊?說,是為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”熊香菜訥訥地張了張嘴,不安的眼神越發明顯,“沒有撒謊”

    威嚴男子突然輕笑了一下,“哦,不是你撒謊,難道是我撒謊,我的這些證據撒謊嗎?”

    熊香菜不敢再看他的眼神,自閉地垂下了腦袋,“我不知道我”

    “審訊長,喝口水。”旁邊安靜許久的女審訊助理,恰到好處地將茶水遞上。

    威嚴男子簡單喝了一口,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,“我知道你怕牽扯到你們家族,但你放心,只要你老老實實地把事件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,我們不會將這件事情牽扯到熊家身上的,但是如果你一直頑抗到底,那我們就不得不去熊家走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熊香菜像是突然被蝎子的尾刺扎了一下,身子一顫,腦袋猛地抬起,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,緊緊盯著威嚴男子的面龐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什么要說的了?”

    但是熊香菜最終還是慢慢垂下了眼瞼,又回到了剛才自閉的狀態,過了一會,才有一道無力地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”

    威嚴男子面色一怒,不過很快掩藏了下去,然后重重地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把她帶下去!“

    審訊畫面外,白解目不轉睛地看著熊香菜,看著她被慢慢地押出審訊室,直到人消失了很久才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難道是情侶?“八卦的眼神從木留香的眼睛里射出。

    白解連忙擺手,“怎么會,我和她只是算認識而已
蓝球杀号专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