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書堂網 > 都市言情小說 > 婚途漫漫緩緩愛 > 第72章 遠親不如近鄰

第72章 遠親不如近鄰

    賀顏開跟網紅小姐姐見完面,回家已經九點一刻了。

    唐美玲架著一條打著繃帶的手端坐在沙發等他。

    進門一身酒氣,唐美玲秀氣的眉毛挑的老高。“回來了?”

    賀顏開低頭換鞋。“嗯。不早了,您怎么還沒睡?”

    “你還知道不早了……”唐美玲本想說教兩句,但看賀顏開換了鞋懶懶往沙發一倒,揉著眉頭,挺累的樣子,又忍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又去忙工作室的事了?瞧你一天到晚把自己累的。跟你說多少次了,不用趕那么急,不要喝那么多酒,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年紀輕輕身體搞垮了,你說你掙那么多錢有什么用?沒事多去跟阿姨們介紹的姑娘聊聊天,你也不小了,婚姻大事該抓點緊了。我跟你爸像你這么大的時候,你都快上小學了。”

    “媽知道整天說這些你不愛聽,你們年輕人講究個緣分啊感覺啊什么的,但是誰讓你是兒子呢?你還得聽媽一句勸,過日子啊他就得……”

    每天進門都是這番話,賀顏開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。

    他覺得陳安心好英明,搬出去一個人獨享清閑,他也要學她,趕緊搬走。

    再不走每天這樣下去,不是不恐婚也變恐婚了。

    胡亂聽母親大人嘮叨,耐著性子應付了一陣,她不但不收反而卻說越來勁。

    賀顏開晃了個神,她已經把話題聊到房子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具體什么規劃啊?打算什么時候結婚,什么時候買房,房子買在哪?趁我現在還年輕,能替你跑跑,趕緊幫你敲定下來。”

    江滬川好笑。“再說吧。現在還不需要。媽您別急,等有需要的時候我會主動找您幫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著急?你都多大了?”母親說干就干,丟了個傳單到他面前。“看這房子怎么樣?桐城新區,地理位置很好,既可以當住宅也可以做工作室。等你爸回來我們就幫你把首付付了,到時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媽。”賀顏開吊兒郎當的表情一下斂起來,看也沒看一眼,嚴肅把傳單掃到垃圾桶去。“房子我自己掙,不用您操心。就您攢了半輩子那點錢,還是留著給自己養老吧。以后不要再提這件事了,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這孩子從小到大自尊心都強,最討厭父母跟他提幫他如何如何之類的事。

    看他態度堅決,母親熟悉他的脾氣,自然也不敢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母子倆靜靜坐了一會兒,樓下突然傳來一個甜美的女聲。

    “王老師出去散步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這么晚了安心怎么到這里來了?是不是房子也買這里了?”

    “找個朋友聊點事情。王老師住這小區嗎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你朋友住這個小區啊?那可真的是巧。呃,我能不能問問叫什么名字?是不是男朋友啊?”

    陳安心咯咯笑了兩聲。

    “不是男朋友,一個老同學。王老師,上學的時候您最怕我們早戀,如今竟主動跟我聊這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師也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以前你們小,談這個不合適。但是現在年齡到這了,談這個可是理所當然。安心啊,現在工作怎么樣?交男朋友了沒有哦。”

    “暫時還沒有呢。王老師,我覺得自己還小,想以事業為重,您可別催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催。年輕人想干事業是好事,我不催你們。好久沒跟你聊天了,這一見面可是親切的很呢。一不小心多說幾句,安心你不會怪我管太寬吧?”

    陳安心客客氣氣。

    “不會不會,怎么會?王老師是老師,說什么都是對的。我可不敢怪您。”

    房間安安靜靜。

    賀顏開母子倆靜靜聽著,陳安心跟王老師夫婦聊了好一會兒才告辭。

    屋里唐美玲神情不悅。

    “嘁。唐家村姓陳那丫頭,聽見了吧?嘴巴跟抹了糖一樣,一天到晚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。哎呦,我真是服了。也不知道一個沒有媽的孩子是怎么教的,怎么把好好個孩子教成這么個愛拍馬屁的樣子。阿諛奉承卑躬屈膝的,真是討人厭。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心機重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賀顏開聽到陳安心到樓下了,正想自己車鑰匙該怎么跟她拿回來,卻不想聽到母親下了個這樣的結論。

    他實話實說。“人家這也不算拍馬屁吧。見到老師說兩句家常,這不是做人最基本的禮貌嗎?”

    “你懂個屁。”一聽他維護陳安心唐美玲就來火。“跟她那個外婆一樣,心機重的要死,就知道在外人面前裝溫柔,以為我看不出來啊?也就你看不出來,傻。顏開吶,你說你這么大的人了,心思這么單純,叫媽怎么放心?”

    越說越離譜。賀顏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正笑著,兜里微信突然響了。

    他把手機拿出來看,陳安心發過來的。

    陳安心也惦記著還車鑰匙給賀顏開的事,所以吃完晚飯之后,思考了一下,到底還是鼓足勇氣到小區大門口給他發了條微信。

    賀顏開準時回消息,問了位置,讓她稍等一會兒。

    陳安心把車開到門口左側的大樹底下,自己站在陰影里等。

    她怕有人看見她見賀顏開。

    更怕賀顏開的母親看見她見賀顏開。

    雖然她沒有男人,雖然賀顏開看起來像個績優股,但是她這輩子寧愿單身到底也絕不會跟他發生點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簡單還個鑰匙而已,被她這種心理支配,愣的弄的像某工作者暗自接頭一樣。

    等了幾分鐘,賀顏開如約來到門口。

    遠遠看見站那么隱蔽的陳安心,心里好笑,沖她吹了個口哨。

    陳安心抬頭去看,看到賀顏開雙手抄兜,長身玉立,用一種極散漫的姿態朝他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陳安心覺得這人白瞎了這么長兩條腿,如果站的筆直,當真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走到距離陳安心一步之遙,賀顏開下巴抬了抬。“你叫我?”

    陳安心也不跟他廢話,直接把鑰匙遞過去。“你車鑰匙。”

    賀顏開接住,鑰匙扣在手指上轉了一圈。“謝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氣。”陳安心今天突然又記起他小時候幫自己的事情來,怕自己表現的太忘恩負義,所以現在有點姿態低下。“遠親不如近鄰。互相幫助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這話說的有趣。

    賀顏開邊轉鑰匙邊挑眉,就差直接笑出來了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她身后的出租車上,賀顏開明知故問。“

    “你打的車?這么晚了去哪兒?”

    陳綺羅,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租的家?”

    陳安心撒謊,“嗯。”

    賀顏開幾分羨慕。“挺好。肯讓你一個人在桐城租房子住,外婆挺開明。”

    這有什么好開不開明的。

    外婆縱然管天管地,背著她的時候,她還是不可能什么都管得了的。

    陳安心抓住他話里重點。“唐阿姨不開明嗎?”

    賀顏開笑。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猜你妹。

    跟自己又沒什么關系。大晚上喝多了酒在這七扯八扯。

    陳安心知道再說下去也是些沒營養的話,所以果斷轉身拉開出租車車門。

    “時間不早了,我得回去了,明天回桐城上班呢。再見賀顏開。”

    賀顏開沒回她,待她進了車里坐好,他突然上前一步往司機副駕駛上丟了二百塊錢。

    “記得幫我踅摸房子啊。說好了我去桐城開工作室的。遠親不如近鄰。這件事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不說房子還好,一提房子,陳安心想起自己這次回來的目的,馬上又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她叮囑司機等一下,腦袋從車窗伸出去看著賀顏開。

    “我幫你在桐城踅摸房子,但你也得幫我在這里踅摸個房子。小兩口,新婚用的,地理位置不用太好,面積稍微大點,不超過一百萬,能踅摸到嗎?”

    賀顏開,“……誰小兩口?你跟今天那人嗎?他么你跟他相親,他還要你出房子啊?”

    陳安心沒好氣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跟他。你能不能說話戾氣不要這么重?回答我啊,能踅摸到嗎?最快什么時候?明天行不行?我得趕著回去
蓝球杀号专家